“程菲跳”竟成程菲心中永远的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
  

  当地时间7月5日,程菲在比赛后,用冰袋敷膝关节。

  在程菲来到贝尔格莱德以前,她的名字就已频频出现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。本届大运会,她无疑是体操赛场上的头号明星。对于塞尔维亚当地的华人来说,很多人也是早早打听好了体操比赛的时间和地点,就为一睹中国体操“一姐”的风采。

  程菲是带着夺冠的目的来到大运会赛场的。和她此前参加过的所有比赛一样,程菲对自己的要求只有一个:要做就做到最好。

  可是,比赛的结果又一次出乎预料。

  以程菲领衔的中国女队在夺得本届大运会体操女团冠军后,程菲并未在个人强项跳马上夺魁。当地时间7月5日晚,朝鲜选手洪恩贞以高难度的“程菲跳”获得女子跳马金牌,程菲屈居亚军。这一结果再次勾起了程菲伤心的回忆。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,程菲就在最被看好的跳马项目上饮恨而归,当时的冠军正是洪恩贞。距离北京奥运会结束已有11个月,但那场比赛的情形仍时常浮现在程菲眼前,“人生有的时候,机会可能就这一次,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。”程菲向记者感慨。

  对于程菲来说,她的奥运梦想并不只是团体冠军,还有个人强项跳马。

  毫无疑问,程菲是当今世界女子跳马的头号选手,高难度的“程菲跳”就是由她首创。北京奥运会前,能够成功完成“程菲跳”的运动员只有程菲和朝鲜的洪氏姐妹,但洪氏姐妹完成动作的成功率极低。

  因此,北京奥运会女子跳马金牌早已被公认为程菲的囊中之物。

  但在实际比赛过程中,洪恩贞超水平发挥,完成了“程菲跳”,而“程菲跳”的创造者却出现了重大失误。

  “这就像是,你走了很多台阶抵达离终点最近的地方,但在最后一个台阶,你却踏空了。”程菲仍耿耿于怀。

  但一直以来,几乎没有人了解程菲对错失奥运会女子跳马金牌的失落感。中国体操女队在北京奥运会上历史性地夺得了团体冠军,这一辉煌成绩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,在很多人看来,中国体操女队的北京奥运之旅已经很完美,程菲和她的队友们不会再有多么大的遗憾。

  其实,奥运会后,程菲的心里一次次回味着那失败的苦涩滋味。

  “你已经尽力了,我想,所有人都看得到。”记者说。

  “‘尽力了’这样的话从来都是外人说来安慰我们的,其实,从运动员来说,一旦错失了绝佳机会,她可能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。”

  “对于女子体操运动员来说,尤其是这样。女子体操选手的运动寿命短暂,整个运动生涯可能只有一次夺取奥运会冠军的机会。在女队,几乎不可能出现像杨威哥那样的运动员,参加三届奥运会,仍能夺取冠军。”

  程菲感叹:“即使自己能再次参加奥运会,也不可能再有2008年的竞技状态。‘2008’是我的最好机会,但我没能抓住。”

  但在北京奥运会结束后,程菲很少向人提起自己错失女子跳马金牌的真实感受。作为中国女子体操队的领军人,作为全体队员的榜样,她必须积极、振作,她把遗憾深深地藏在心底。

  程菲同时也在为“复仇”做准备,多年来,她在世界女子体操界确立的地位造就了她的霸气和斗志,“只要参加比赛,目标就是冠军。就算遭遇了失败和挫折,也不会轻易服输。”

  经过多年的高强度训练,程菲的右膝积劳成疾。但为了在今年世界体操界最重要的比赛——世锦赛上捍卫自己“跳马女王”的地位,程菲正在进行康复治疗。

  “为尽快养好膝伤,我现在暂时放弃了‘程菲跳’。”程菲表示,“在不久前的全运会体操预赛和这次大运会比赛上,我都降低了动作难度,以避免引发膝伤。”

  每次训练和比赛后,对右膝的保健护理成了程菲最重要的事。“冰袋大约要敷15分钟至半个小时。以前,我曾在训练后把整条腿放进冰桶里,那种冰冻的感觉难以想象,时间长了才慢慢适应了。”

  这次大运会,由于朝鲜队事先并未表示会派洪恩贞参赛,程菲原本认为,以一套难度稍低的动作参赛就能得冠军。

  直到赛前,程菲才发现,洪恩贞仍将参加大运会的女子跳马比赛。

  尽管有伤在身,程菲仍高质量地完成了既定动作,但朝鲜选手洪恩贞因为有“程菲跳”这张王牌,即使落地时跳到了海绵垫之外,还是以高分夺得金牌。对于程菲来说,现在要战胜洪恩贞,只能依靠自己的成名动作。

  世锦赛将在3个月后召开,程菲也做好了拼尽全力的准备。“不管到时候出现什么状况,我反正是拼了,‘程菲跳’肯定会亮相。”程菲表示,“奥运会的遗憾也许永远不能消除,但如果我能在世锦赛上夺冠,心灵上至少能得到一个小小的安慰。”

  本报贝尔格莱德7月6日电